《医护人员心理防护手册》过度疲劳如何减轻心理压力

他们是逆行的白衣天使

他们是抗击疫情一线的战士

赵旭东:如果我们有很好的机会,能够(从一线)撤下来,那么我们可以做系统的催眠,就可以进到更深的那种放松的状态。就是通过自我暗示,良性的、积极舒缓的暗示,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放松,心情得到放松。

丁理法期待,加快推进地方特色品种保险形成规模,达到“想保尽保,应保尽保”,同时从“保成本”转到“保收入”,进而提高到“保效益”上。

既要用雷霆万钧的措施切断疫情传播途径,又要用精准周到的举措维持社会正常运行,平衡其中的“动”与“不动”,这道考题难度不小。它考验着特大城市管理者的能力与智慧,也考验着城市里每个人的责任与担当。每个人站立的地方都是战场。只有所有人同心协力、严防死守,才能够在这道题上拿高分,才能够掌握这场战“疫”的主动权。(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评论员)

借鉴政策性渔业互保的一些好做法,丁理法建议对无理赔的参保业主给予相应的奖励,在下一年度续保时保费优惠。此外,对新开发的地方特色险种如水产养殖保险,在起步阶段制订“一品一策”或个性化条款等。

总台央广记者:李欣、杨静

现在一线医护人员还有一个担心,因为一直处在紧张的工作中,缺乏锻炼,自身的免疫力和健康状况也难免会下降,在现有的条件下,能够有什么样的运动方式有利于缓解他们的心理担忧?

巨大的人口规模、超高的人口密度和高频的流动性,意味着特大城市面临的疫情扩散风险更加复杂、更加集聚。相较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的流动人口数量、公共交通密集度、地铁日均客流量如今均有大幅增加。如此的城市规模,叠加返程高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现在面临着防输入、防扩散的双重压力。严峻形势要求我们必须高度警惕。从政府到居民,从市区到城郊,从机关到企业,从园区到社区,各个层面、各个群体都要严格遵循依法和科学的要求,把问题想得再充分一些,把决心下得再大一些,把措施定得再超前一些,把落实做得再严谨细致一些,让防控网络更紧实更牢固。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图为:浙江台州某水产养殖基地 范宇斌 摄

当然,严防死守,不是完全隔绝往来;构筑防线,只是为了阻断疫情。做好返程高峰期的疫情防控,归根结底是为了帮助人们回到打拼的城市实现复工返学,让整个社会尽快回到正常运转的轨道。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战神4专区

调心,就是你调呼吸以后,自己的姿势、动作、位置这些放松以后,脑袋里边默念默想一些概念,或者一个美好的景象,一个很愉快的既往的经历,一个让自己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所,比如说广阔的水面、满眼都是翠绿的荷花塘。像这样的打坐、闭目,养神5~10分钟,对恢复体力、振作精神都是很有好处的。

图为:浙江台州某农田 范宇斌 摄

赵旭东:他们最缺的就是睡眠,最缺的是跟自己亲人、同事、朋友这些有效的交流。其实抵抗期,我们要防止大家进入耗竭,就是要首先照顾好身体上的、情绪方面的感觉。

浙江政策性农业保险自2006年在全国率先启动试点以来,对保障农业效益,提高抵御自然灾害能力,促进农民增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2019年,浙江全省大农业收取保费15亿元,承保总风险1800亿元。但在多年的实施工作中,尚存在地区、产业等的不平衡。

您提到的舒缓放松的技术,具体来讲,就是深呼吸吗?这种深缓的呼吸,具体要怎么做?

如何帮助身处防控一线的他们

进行心理减负、对抗压力?

图为:橘农正采摘蜜橘 范宇斌 摄

医务人员在工作之余,或者是安排正式的轻缓的运动的时候,跟大家一起活动筋骨,甚至是做保健操、打太极拳也是很好的一种方法,它是舒缓的运动当中体现了调身、调息、调心。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赵旭东:就是一种调心、调身、调神的方法,深、缓地呼吸,平常我们一般人每分钟16~20次呼吸,那么慢慢地可以把自己的呼吸调到12次左右,稍微憋一下,然后慢慢地把它缓慢地呼出来,又缓慢地吸进去,这就叫调息。

“目前保险的主要对象局限于农业龙头企业、种养大户和各类农业专业合作组织,广大中小散户无法获得保险保障。同时,保险水平仍比较低,保障主要是承保对象的物化成本,保险金额为保障对象物化成本的50%左右。”丁理法说。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

医护人员同样会出现各种心理问题

今天邀请到的心理防护专家是

机场、火车站等人流密集区是第一道关口。从进出站测温到设置留观站与驻站医生,再到高度疑似患者及时送医就诊、同乘人员信息登记与跟踪排查;从民航开启隔位就座模式到简化服务程序,再到长途飞行邻座分批就餐……这样的防控流程,需要多方力量协同配合,环环相扣,一环也出不得差错。

此外,由于农民收入水平较低,保险意识依然淡薄,不愿意出钱购买农业保险更是加剧了大灾之年的损失力度。同时,大灾分散机制不完善,没有建立起足额的大灾风险准备金等均存有不足。

同济大学附属精神卫生中心院长赵旭东

我当年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当中,就给前线做过义诊。有一位全身都痛的安全检查员,半个月掉了15公斤体重,(我给他)做过现场的放松,(让他)专心致志地注意一个点,然后让自己进行从上到下全身肌肉的收紧、放松,然后配合着深缓的呼吸,把自己的注意力慢慢的集中到自己的呼吸、身体上来,然后减少大脑里边各种感官认知系统对外界信息的注意力。

作为水产品大省的浙江,水产品保险也同样是农业政策性保险的难点。

以水果产业为例,浙江省水果面积489万亩,年产量490万吨,产值170亿元,水果业在该省农民的增收致富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但由于目前农业政策性保险项目没有全面铺开,各地险种发展不均衡,地方特色保险品种推广难。投保面多集中于水稻、油菜、养殖等传统农产品,而如水果等地方特色农产品险种单一,保险的覆盖面仍比较窄。此外,保险起赔点过高、赔偿标准不合理等同样困扰着农业发展。

由于连续工作,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有的因为劳累过度而晕倒,让人心疼。在这种疲劳的状况下,除了休息,从专业的角度看,有什么方法能减轻心理压力?

面对疫情危机和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

诚然,政策性农业保险作为分散农业风险、补偿农业损失、稳定农民收入和促进农业发展的一种机制,已成为国内外普遍采用的非价格农业保护措施之一。

《医护人员心理防护手册》

浙江省人大代表颜丽菊则期待通过多种形式加大对农业保险的宣传力度,引导更多的农业经营主体参与政策性农业保险,以提高保险覆盖面,建立农业保险考核机制等。例如开发农业气象指数保险、区域产量指数保险、价格指数保险等更多适宜在农村推行的农业保险项目,并加快农业保险产品创新,修订和推出更为符合农民需求的政策与产品,以激发农户的参保积极性。(完)

基层社区是又一道防线。特大城市以社区为重点的聚集方式给疫情防控带来压力,压力越大,越要责任到人、联系到户,确保各项措施得到切实落实、不留死角;压力越大,越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鼓励社区居民参与防控工作;压力越大,越要抓细抓小抓到位,不怕十防九空、但愿十防九空。

浙江省人大代表、温岭市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丁理法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谈及,水产品价值高,定损难度大,因此各地普遍没有开展水产品养殖保险。

同时,他还期盼建立农业巨灾风险基金和探索建立农业保险互助会。“作为经济发达地区,浙江应当在国内率先建立农业巨灾风险基金,这有利于保证台风等重大灾害发生后农民能及时得到补偿资金,尽快恢复生产与灾后重建,确保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