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新增治愈出院52例

2020年2月18日0-24时,江西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2例。

南昌市新增确诊病例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中,南昌市19例、新余市12例、上饶市8例、赣州市4例、九江市3例、宜春市3例、萍乡市1例、吉安市1例、抚州市1例。

蓝长海说,心态的改变,让他开始多次挪用自己所征收的零散税款,用作赌博挥霍,造成部分税款没有及时解交。

回想起自己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蓝长海至今记忆犹新。“在原单位工作期间,由于自己没有认真学习法律法规,对本职工作在国家和社会中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加之由于身处荣昌偏远地区工作,常年在乡间村落征收零散税收、屠宰税等,有疲劳和厌倦情绪,因此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我的出逃,还给我的家庭带来莫大的痛苦和不幸。我出逃后,不敢联系家里人,也不敢写信、打电话问询,无法教育我心爱的女儿,无法照顾我年迈的父母以及家人,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牵挂。多少个夜晚,思念的泪水浸透了枕边,心里的痛楚无法诉说。”蓝长海说。

“然而,这所有的苦都是皮肉的,更为刻骨铭心的是心灵的煎熬。由于不敢用真实身份去应聘工作和居住,只能住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和毛胚房,还害怕巡逻的警察突然出现。因此,像老鼠一样,过着一天又一天提心吊胆的生活。”

第二天,蓝长海一路寻找工地,最后找到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烈日炎炎下,在7楼楼顶扎钢筋。“一日复一日,脸上、身上被晒破了皮,手上也磨出很多水泡,虽然苦累,但我却有苦无处说。”

“白天,我就坐在火车站外的道路旁边,等待有需要用零工的老板挑选。有机会就去建筑工地或私人用工场所打打零工,赚钱生活。如果一连几天没人叫工,我就连一口快餐都吃不上。”

自2018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以来,荣昌区成立了专门机构负责追逃追赃工作,落实专班负责蓝长海一案,利用各部门资源、力量分析其外逃去向,并利用亲情和社会感召对他进行感召劝返。

他挪用税款后踏上逃亡路

疑似病例6例,其中抚州市3例、鹰潭市2例、九江市1例。

调整后的措施还明确,2月12日24时前,杭州市除省际、市际公路卡口和极个别区域外,取消市域范围内城市道路和普通国省道、区县(市)际所有检查卡点;对来自湖北等疫情重点地区、在杭州无固定居所、无明确工作的人员加强劝返、暂缓来杭。

成技术骨干,却无法出省出国

虽然之前的工作中少有体力劳动,但出逃后的蓝长海,不得不干起了自己从未干过的体力活。

近日该市结合大数据推出了“物流一证通”与“人员一码通”。调整后的措施提出,杭州各区县(市)不得以外地车牌、外地户籍为由一概拒绝人员、车辆入境;不得随意阻拦在杭州购房、租房的新杭州人凭绿码和有效证件出入所在的社区、村庄、单位。

截至2月18日24时,江西省现有住院确诊病例571例。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934例,其中治愈出院病例362例,死亡病例1例。现有重症病例26例。现有疑似病例6例。

在检讨书中,蓝长海满篇都是痛苦和后悔,讲述起自己这22年外逃经历时,他更是数次痛哭出声。

22年前的蓝长海正值年轻干事创业的时候。拥有重庆市税务局经济师职称的他,在荣昌地方税务局盘龙税务所任专管员。

郭燕红谈到,护理人员方面,在重症监护的病区护士担负的工作非常重要,所以在增强重症力量的过程当中,特别注重增派ICU护士,包括第一批600人,“现在湖北和武汉工作的ICU护士已经有2000多人,今天还要派出十几支队伍,也是ICU的医护力量”。

杭州某检查卡点。张煜欢 摄

荣昌区纪委监委召开蓝长海主动投案会。 荣昌区纪委供图

杭州某小区进行从严管理。张煜欢 摄

蓝长海说,有一次,他身上实在没钱了,路上认识的一个外地人建议他一起去抢劫,“幸好我没有因为饥饿而失去理智,拒绝了这个人的邀约,不然我就真的是错上加错了。”

万般无奈的蓝长海开始钻研专业技术,利用自己仅有的一点工资,大量购买各种资料、技术书籍和图纸,并在实际工作中学以致用,积累了大量的应用技术知识,逐步成了一家私人公司的技术骨干。

“后来来到石狮市,由于出海打鱼海浪颠簸,常常吐得黄疸都出来了,痛苦难忍。”

此外为方便居民生活,调整后的措施鼓励空气流通的沿街商铺、便民摊点在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有序恢复经营。(完)

这是因为挪用税款出逃的蓝长海投案后写下的检讨书。

这一逃,就是整整22年。蓝长海说,在外逃期间,他先后在福建莆田、石狮、厦门等地安身,靠做苦力和低报酬工作维持生活。

然而,这所有的苦都是皮肉的,蓝长海说,更让他刻骨铭心的,是心灵的煎熬。由于不敢用真实的身份应聘工作和居住,他只能住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和毛胚房,还害怕巡逻的警察突然出现。“像老鼠一样,过着一天又一天提心吊胆的生活。”

虽然工作好找了,但时间稍长,单位就有交社保、组织旅游等许多事情需要有真实身份证。为此,蓝长海不得不一次次地调换门庭。

“总的医护人员支援的力量已经达到11000多人。在11000多人当中有3000多名医护人员都是重症专业的医生和护士,我们还有全国最强、水平最高的重症救治专家团队,同样在武汉负责指导、会诊、巡诊。”她指出。

不久之后,蓝长海的这种奇怪状态引起了公司的怀疑,他不得不辞掉工作,应聘新的职业。

前天下午,在重庆市纪委监委、荣昌区委的指导下,经区纪委监委和有关部门不懈努力,潜逃22年的蓝长海到荣昌区监委主动投案,并进行了深刻的忏悔。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5104人,解除医学观察21775人,尚有332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会上,有记者提问,现在武汉重症病例还是很多,但是ICU专业的医生和护士显得不足,影响了一些工作的开展。现在全国医疗界对武汉都有很强的支援,请问在ICU护士方面有没有一些缓解?能不能满足重症病例的救治?

经过大量艰苦细致、行之有效的纪法宣传和思想政治工作,蓝长海在1月9日下午,返回了荣昌主动投案。

“厦门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但我由于盘缠用尽,只能与乞讨的人一起住在火车站的地板上或屋檐下,靠自己随身的几件单薄的衣服度过寒冷的冬日夜晚。”

常年的精神压力让蓝长海患上了高血压和胃溃疡,还曾一度脑溢血,幸亏朋友出手帮助,才捡回一条命。

确诊病例中,南昌市230例、新余市129例、上饶市123例、九江市118例、宜春市106例、赣州市76例、抚州市72例、萍乡市33例、吉安市22例、鹰潭市18例、景德镇市6例、赣江新区1例。治愈出院病例中,南昌市114例、新余市58例、上饶市47例、九江市33例、宜春市33例、抚州市29例、赣州市24例、吉安市11例、萍乡市7例、景德镇市3例、鹰潭市3例。

由于公司业务拓展,需要已经成为技术骨干的蓝长海出省、出国去处理大量技术问题,但他却没有正当的身份及身份证,因此根本不敢前往。

“帮别人卸货搬运维持生活,对于少有体力劳动的我来说,沉重的货物经常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眼含泪珠,却还得硬生生扛过去。”

“近年来,荣昌区监委一直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有劝返条件的,会耐心劝返,对拒不悔改的,会重拳出击。”市人大代表,荣昌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童飞说,蓝长海等人的主动投案彰显了荣昌区监委贯彻党中央坚持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来自荣昌区监委的数据显示,一年来,共有两人到荣昌区监委自首,两人被荣昌区监委和相关部门追逃归案。

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当上级查验时,自知无法及时解交款项的蓝长海选择了逃往外地。

为避免“一刀切”做法,此次杭州提出社区、村庄、单位根据区县(市)风险评估等级实施分类管理。如淳安可逐步恢复常态、本县常住人员可自由出入;上城、下城、拱墅等区县(市)的本社区、村庄、单位人员凭绿码和有效证件正常出入;江干、余杭、桐庐继续保留封闭式从严管理,确定重点区域实行每户家庭每天由一名家庭成员外出办事。

她进一步表示,除武汉以外的地市医疗资源和病人的需求之间也存在矛盾,现在已建立了16个省支援武汉以外地市的医医对口支援关系,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省能够加强病人的救治工作,维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回答表示,武汉在重症治疗的过程当中对专业人员资源的需求和缺口比较大,加之武汉地区重症医护人员已经连续工作了一段时间,身心疲惫。基于此,国家卫生健康委对武汉援助的力度在不断加大。

此前举行的浙江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浙江省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针对有的地方管控措施层层加码,甚至采取一些简单粗暴的做法等指出,此类现象必须切实加以制止。管控措施应当突出重点人员、重点场所、重点区域,切实做到分级分类。隔离性质的管控措施应针对重点人员,而不可随意扩大化,不能影响群众的基本生活。

这能改变他的外逃生活吗?蓝长海说,并没有,噩梦还是一个个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