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热评|打击“野味疫情”杜绝“信息疫情”

每经特约评论员 舒圣祥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当前日本政府正以内阁官房为中心开展跨部门的工作,未来将结合此次疫情应对情况不断调整相关管理体制。(完)

危重症患者群像:大多在70岁以上且有基础病

绝不能让疫情成为“信息疫情”,这是当年非典的深刻教训,也是打好新冠防疫战的关键。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承认,信息披露既有不及时的一面,也有工作不到位的地方。对于披露不及时,他的解释是,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要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获得信息之后,要经过授权才能披露。

危重症患者的主要威胁是什么?救治工作面临着怎样的挑战?还有哪些“险关”要攻克?怎么能够让危重症变成轻症甚至是治愈?在这个紧要关头,疫情前线的“生死之战”显得尤为重要,而杜斌也在不断地思考和总结。

谈及危重症病人的治疗时间,杜斌指出,导致病人转成为危重症最常见的原因是病毒引起的肺炎导致呼吸功能衰竭。就以往的救治经验来讲,危重症病人迁延时间较长,病情僵持的阶段也比较长。存活下来的危重症病人,平均需要10至14天的有创机械通气才可以拿掉呼吸机。

病亡人数持续低位运行 我们可以有更乐观的期待吗?

抗击疫情、保护生命是当务之急,暂时还没法统计疫情会造成多大经济损失。但是很显然,除了宝贵的生命代价以外,疫情将影响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而导致这一切的,和2003年的非典一样,最初的源头都是:少数人经受不住野味的诱惑,进而造成全人类的灾难。

依法办事,当然是必须的。但这到底是法律存在的漏洞,还是工作失误的托词,则需要具体分析。要知道,疫情信息披露延迟,同样是在重复17年前的情节。地方政府早该第一时间想到,春运的大规模人口流动,会对疫情扩散带来怎样的影响,进而及时采取有效举措。

尽管重症病例数和病亡人数在持续减少,但杜斌提醒,在防疫最紧要的关头,万万不可松懈,重症病例中有相当一部分还处在病情僵持的阶段。“这种病人他的病程拖延的时间会比较长,所以这个病情僵持的阶段相对来说会比较长,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从我们的主观意愿来说,我们希望所有的病人都转危为安,但从客观事实来说,这里面一定有一些病人治疗效果是不那么令人满意的。”

杜斌认为,有创通气是治疗危重症患者的有效措施。近日,杜斌团队前往各个不同的定点医院和非定点医院去查找这样一批危重症病人,和主管医生商讨治疗的一些方案以及参数的调整。“我们在后期看到了一个很明显的效果。”

“一方面,在危重症病人的诊疗过程中会发现,对于使用常规的氧疗以及无创通气效果不佳的危重症病人,及时采取有创通气是改变病人病情的一个很重要的举措。”

因为春节假期延长,上班族貌似“因祸得福”,只是收入难免受到影响;那些不上班就没收入还房贷的,更是顿感压力倍增。此刻,小企业主们大多非常焦虑,不仅是延迟开工看得见的损失,更是对疫情何时结束、经营何时恢复正常的担忧。街面上,每间店门紧闭的店铺背后,或许都有一双忧郁的眼睛。

相比那些陌生的,驰援武汉的场景却是熟悉的,爱心汇聚的力量磅礴有力。病毒不让我们走得太近,但爱心让我们和疫区永远在一起。有责任感的企业和爱心人士,纷纷以实际行动投入到这场防疫战之中。更多普通人,则以窝在家里不出去的方式,对防疫战作出贡献。

除了综合治疗,杜斌还提到,从前期经验总结中发现,积极的呼吸治疗措施要关口前移,“对于那些无创通气或传统氧疗效果不好的病人,如果坚持无创的时间太长而效果又不好,即便后来采取了气管插管、有创通气措施,仍然不能有效地改善病人的愈后。”

从2月初以来,武汉重症人数占确诊人数的比例波动下降,反映了重症患者向轻症的转变。而据杜斌介绍,真正危重症的病人的病情变化相对来说比较缓慢,到目前为止处在一个相对僵持的阶段。

经验和教训:危重症患者应尽早进行有创通气

这是一个特别的春节。因为一场疫情,人们改变了过节的方式,让节日显得有些陌生。

但随着出院患者的增多,住院患者越来越少,医护人员的配比和医疗器械运用的宽松度也会越来越好,这无疑对危重症救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危重病人所需要的诊断、治疗和护理的人力投入远高于轻症患者,随着病例数的逐渐减少和人力资源相对宽裕,“无论从医疗还是护理方面都会对病人的治理有一定程度的改变。”

杜斌1月18日就抵达武汉参与救治工作,根据他在一线的观察,危重症患者的年龄大多在70岁以上,有60%-70%的患者都有合并的基础病,尤其是心脑血管疾病有可能达到70%,在某些医院这个比例还要更高。

17年时间,同样“病从口入”的可怕故事,换个病毒再来一遍,代价实在太过昂贵了。有人建议应该就此在全国范围内禁止野生动物交易,这是必要的,也是应该的。并不是所有动物生来都是给人吃的,更不是所有动物都是可以吃的,吃出来的疫情不可以再有续集了。

更为陌生的,是跟随疫情一同爆发的那些人性中的“小”。一些地方出于防疫需要,合法封了很多路,民间出于一己之私,也非法封了很多路。武汉人在很多地方受到公开歧视,某些地方对本地团体之外的人,可谓非常不友好。

安倍说,要构筑民间检查机构也能适用的检测体系。此外要不断重新审视传染病的危机管理体制,提升应对能力。

疫情当前,做好当下是最为重要的。反思也好,问责也罢,似乎都是后话。但是,也许正因为我们对非典反思得还很不够,到了新冠肺炎暴发时,依旧存在很多未能被及时堵上的漏洞。及时的反思总结,对于做好当下的防疫工作,同样重要。

这次的新冠肺炎,因此更该叫做“野味肺炎”。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野味疫情”。出售野生动物本身非法,自然也没有经过正规检疫,但就是有人敢吃,不仅祸害自己,更祸害全人类。令人费解的,不仅是这些人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一张嘴,更是野生动物交易监管的长期阙如。

“另一方面,从ICU的角度来说,对重症病人来说我们更强调综合治疗,不单纯依赖某一种药物或者某一种措施。” 杜斌指出,对病情危重的病人,必须依靠综合治疗使病人转危为安。

作为最早一批抵达武汉的中央赴湖北指导组专家之一,杜斌表示,即便新发的病例数回到了0,仍然会有相当长的时间有一部分危重病人需要接受治疗,他和所有的同事们一样,要坚持到最后,等到病人的情况真正稳定,他们才会真正的撤离。(文/陈思源)

根据分析,专家普遍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该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包括袋鼠、松鼠、活狐狸,活梅花鹿、小活鹿、活鳄鱼、活山龟、活孔雀、大雁、野鸡、斑鸠……一度让人闻之色变的竹鼠、果子狸,同样全部有卖,且数量庞大。

从开始暴发到人人皆知,这次疫情潜伏了太长的时间。人们开始天天打开手机查看疫情数据,也就是除夕前两天才开始的,而此时,大约500万人已经离开了武汉,同时也将疫情带到了全国。人们禁不住设想,如果行动采取更早几天,提前到春运之初,局面是不是就会完全不一样?